门帘

——http://www.cndcaheb.org.cn/infodetail.aspx?newsid=7259

    过去,几乎每家每户都顺理成章地在房门口垂挂门帘,我住的工人大院也如此,门帘的花式、图案和颜色与家具相互配合,有遥相呼应之感,门帘材料各异,有布质的,有塑料的,后来还有了纸质和玻璃的。在那个年代,门帘既是家里装饰的一部分,又可以美化屋内环境,算是小小奢侈吧,不过门帘还有一个重要功能,就是阻遏房里风光向外泄漏,别小看这一幅门帘,它可是功德无量那。

    虽说简简单单的一块布,却把房内与房外隔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卧房里的人,欣然地享受着独独属于自我的大好时光;卧房外的人,绝不会平白无故的掀开你门帘,扰你清静。一间卧房,一种风光。最妙的是相隔一帘,却心心相印。有什么事儿,轻唤一声,房里的人,自会掀开门帘,应你、看你、听你。倘若家中有女初长成,门帘还有无穷的妙用那。譬如相亲的客人来了,坐在厅里,上了茶以后,待嫁的女儿退返卧房。刚才上茶时,手儿抖,心儿跳,连个正眼也不敢瞧一瞧来客;这时通常会躲在门帘后,抚着乱撞心头的小鹿,悄悄的把厅里那个也许将会付托终身的男人狠狠地瞅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 我清楚记得邻居涂大爷家的大女儿小凤相亲时场景。年轻人和介绍人让进涂大爷家客厅,说是客厅其实是涂大爷和老伴卧室,里面的套间是大女儿小凤的闺房。客人坐在椅子上,老两口坐在床边。当客人还未坐稳,涂大爷便唤出门帘后面的小凤出来沏茶。小凤极不情愿应付着,茶碗茶壶碰的叮当直响,随后掀起门帘回屋。

    小凤在工人大院是出了名美人,多少遗传了她妈妈南方人基因吧,皮肤白净,身材也出色,走起路来很是飘逸,不免让路人多看几眼,她几乎不用化妆品,脸上总是那么干干净净,犹如去了皮熟鸡蛋,饱满,细腻,滑溜,着实让人看了心疼。在学校那会是公认的校花,还是文艺宣传队台柱,她嗓子好,就因为这,高中毕业进了工厂当了播音员,出入的是工厂办公楼,上班可以不穿工作服,身上没有一丁点机油味,衣服一尘不染,脸上依旧细腻,不知是风还是人走的快,总会飘出一阵檀香胰子味道,让路过的人感到一种青春活力,随着那阵风涌动起来。

    小凤手也巧,家里的门帘就是出自她的一双巧手,布质呢,既要厚、又要软。是希望在“帘卷西风”时,能够出现随风翻飞的美姿。布好踅摸,整块的,拼接的都可以用做门帘,关键是上面绣什么图案,这就有讲究了。女孩子喜欢花,那就绣花吧,牡丹、月季、石榴花都绣过。每次下班回家,看到自己绣的门帘,一天疲劳冲消了一半,心境顿时好了许多,小凤总会随手从窗台上拿来针线簸箩,绣起门帘,这是答应邻居们帮忙绣的,簸箩里的绣花线是同事出差上海买回来的,颜色全,线也结实,小凤好面子,抵不住邻居们央求,闲来无事,干嘛呢,手里有活干小凤就感觉时光走的快吧,绣花归绣花,一针一线穿梭着,思绪却飞向南国,她牵挂一个人,谁呢,他叫文斌,是小凤的同学,同在一个大院一栋楼住着,毕业以后文斌当兵去了云南,小凤进了工厂。送别场面小凤清楚记得,那天邻居们都出来送文斌,小凤也夹在其行列中,红标语贴满了大院墙壁,一人当兵全家光荣,保家卫国为人民。头天小凤把赶制好的门帘送给文斌,门帘的图案自然和当兵有关了,是小凤特意从小人书里找的,比猫画虎用了2天时间就绣好了,那图案里英姿飒爽解放军战士手握钢枪,站在海岛上,瞭望着大海,小凤想象着,那神气劲多像文斌呀,此时车上一身军绿色的文斌胸前戴着大红花,向送别邻居招手,当然还包括小凤,车跑远了,那一刻小凤要记录下来,永远地深深地烙印在她脑海中,她还要绣在门帘上,等小斌回来送给他。

    一年以后,小凤从文斌来信得知,他们部队马上集结去前线了。小凤是捂着胸口读完了这封信,她清楚上了前线意味着什么,心慌意乱之后,小凤还是拾起门帘绣了起来,在那里面,多少能找到一块美好回味空间,红润的脸颊、滚烫的初吻,还有情意绵绵的拥抱。一针针一线线,小凤倾心勾勒,文斌眼睛小,怎么绣出大眼睛呢,跳断重新绣,抽屉里不是有文斌的照片吗,怎么就不比对一下那,照片里的文斌是在笑,小眼睛笑成一条线。小凤有些恍惚,努力不再看照片了,她相信自己,心中的文斌就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。

    噩耗还是不期而遇,小凤是从文斌妈妈那听到的,文斌死在战场,是被一颗空中爆炸的炮弹片击中的。小凤踉跄回到家,当掀起门帘,回到自己屋里,她平静下来以后,又开始绣起来门帘,这次她认真想了想,从抽屉里取出文斌照片,比对着,在一块崭新白布上描绘真实文斌形象。那一段时间,小凤一共绣出了22块不同图案的门帘,意蕴着文斌22岁。

    随着时代的进步,门帘的款式也越变越花哨,现在时代更进步了,可是大家都不用门帘了。家中各人,回返家中,“嘭”的一声,把门关上,关上门的同时,把整颗心也关了起来。有近在咫尺的人,也有远在天边的人。

    后来我知道小凤31岁才结婚。那22块门帘一直在娘家衣柜里存放着,整整齐齐,一点都不乱。